参考消息网8月1日报道 美国《纽约时报》网站7月27日发表布莱克·霍恩谢尔的文章,题为《评估美国的分歧程度:“情况变得更糟了”》

参考消息网8月1日报道 美国《纽约时报》网站7月27日发表布莱克·霍恩谢尔的文章,题为《评估美国的分歧程度:“情况变得更糟了”》
参考消息网8月1日报道 美国《纽约时报》网站7月27日发表布莱克·霍恩谢尔的文章,题为《评估美国的分歧程度:“情况变得更糟了”》。文章指出,两位学者使用各种指标来量化美国在过去40年中的团结或分裂程度,他们的结论是美国分裂程度“变得更糟了”。全文摘编如下:在美国零星发生但令人不安的政治暴力事件、围绕州和联邦权力的激烈争论、甚至随意谈论有可能爆发另一场内战的时候,有什么方法可以评估我们的分歧程度?还是我们只需要相信自己的直觉?5月25日,泽西城的美国国旗降半旗,以纪念得州小学枪击案的受害者。(新华社发)范德比尔特大学的两名学者正试图进行更精确的评估。他们的新衡量标准被称为“范德比尔特团结指数”,该指数使用各种指标来量化美国在过去40年里是多么团结或多么不团结。范德比尔特大学艺术与科学学院院长、范德比尔特民调的联合负责人约翰·吉尔说:“毫不意外——情况变得更糟了。”该指数的范围从0到100,其中0表示没有任何团结,100表示完全团结。大多数时候,这个国家的指数在50到70之间。吉尔指出,他的团队绘制了一幅40年的图表。该图表显示,趋势线在1981年(评估的第一年)达到顶峰,随后缓慢但明显地下跌,在特朗普政府时期跌至谷底。然而,数据显示,两者之间有很多高峰和低谷。该指数的最低点出现在白人至上主义团体在夏洛茨维尔举行“团结右翼”集会之后。这次集会引发了对唐纳德·特朗普的强烈反对,因为他为这些参与者辩护,说其中包括“一些非常好的人”。高峰包括美国人在地缘政治危机中团结一致的时刻,比如“9·11”事件以及第一次海湾战争。当乔·拜登2019年宣布竞选总统时,他说,在很大程度上他是受特朗普对夏洛茨维尔集会的反应的刺激,并将打击极右翼极端主义作为其竞选活动的一个主题。作为总统,他承诺要让这个国家团结起来,而他也确实已经通过了一些值得关注的两党立法,包括一项价值一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法案,以及在得克萨斯州尤瓦尔迪学校枪击事件后一项更适度的枪支管制法案。这个项目的另一名首席研究员、范德比尔特大学政治学博士研究生玛丽·凯瑟琳·沙利文指出,1994年是一个转折点,团结指数的下降斜率变得更陡。那一年,共和党人乘着对比尔·克林顿总统任期头两年不满的浪潮,在民主党统治国会数十年之后占据国会多数。沙利文说,佐治亚州众议员纽特·金里奇成为众议院议长,他的强硬作风从根本上改变了美国政治。大约两年后,也就是1996年,福克斯新闻频道开播,为有线电视带来傲慢而保守的信息。吉尔和沙利文使用了五个持续可用的指标来构成该指数:总统支持率、意识形态极端主义调查、公众态度调查、国会唱名表决,以及民调人员提出的关于抗议和内乱问题的频率。吉尔承认,尽管两人试图将“团结”量化,但“团结”还是一个难以捉摸的概念。他说:“人们很容易怀念过去。”这里指的是二战刚刚结束的那个时代。从战争结束到民权运动之间的30年左右,那个被认为是平静的时代也让数百万美国人被排除在政治进程之外——无论是通过歧视性的投票法律还是剥夺黑人选民权利的做法。吉尔说:“从这个角度来看,我们的民主制度还不到50年。”但新闻消费的选择暴增也有其缺点。现在,我们从手中就能获得有关政治的新闻和观点。吉尔指出,在脸书网站和推特等平台上,我们的手机已经成为最坚定的支持者以及活动人士的思想和反应的实时编年史,而在政府和公众之间充当过滤器的可信、可靠的人太少。沙利文说,这可能会误导美国人认为,我们大多数人在为特朗普的最新言论或参议员乔·曼钦在气候变化问题上的最新立场而争吵。而实际上,在广大选民中间有更多的共识。责编:张青津

Previous post 织女牵牛送夕阳临看不觉鹊桥长要是问哪个传统节日会让中国人感到浪漫毫无疑问是七夕节七夕节过得不够甜蜜???海湾镇“美食美刻”志愿服务队的小姐姐们给你加“亿”点甜!
Next post <p style="display:none" data-role="original-title">原标题:世界杯扩军亚洲区的名额将会暴增到8.5个,但对男足